Monday, 7 April 2008

Near exhaustion 躲起來充電

I had planned on joining Mom and Dad at Uncle Cody's after work last night and going back to Danshui, then visiting both hospitalized Grandpas the next day, but my body said "NO."

昨天原本打算下班和爸爸媽媽
一起到Uncle Cody家吃飯,
然後一起回淡水,
隔天去看兩位住醫院的阿公。
不過我的身體很堅決的說"NO."

All day Sunday, I felt like my feet were three feet off the ground and my mind in another country. I didn't even know I was speaking English to Roy. Somehow we made it through and cranked out two stories and one voiceover in Taiwanese. Before the 19h30 official off time, I decided to pick up and leave. My boss knew if she didn't let me go, she risked me passing out in the office. I slowly rode my bicycle home, still in pain from the fall last week. The bruising is much better now, but I think I may have injured some other soft tissue underneath.

星期天一整天,
感覺好像整個人飄在半空中,
頭腦不知道跑到哪一國去了,
沒想到還一直跟政諺講英文。
不過我們兩還是發了兩條新聞出來,
過了一條台語。
晚上還沒到七點半下班時間,
我已經受不了了,決定先走。
我老闆也知道她不讓我走的話,
她可能會有個記者昏倒在辦公室。
慢慢騎腳踏車回家,
上禮拜率倒的腳還痛得很。
雖然瘀青好多了,
但是好像有傷到別的soft tissue。

I guess after the non-stop drama leading up to the elections and then all the preparation work for interviews that ended up cancelled and then the press conference, my body and mind were at its limit. I was once again reminded of how much a tired body can upset a mind. If you tell me fatigue causes depression, I'll believe you.

或許一個多星期的選戰,
接著一堆後來沒用的受訪準備,
然後又是嚇死人的記者會主持,
我的身體和精神都到了界限;
又一次感到疲憊的身體
可以如何讓心情多糟。
如果你跟我說過勞會造成憂鬱症,
我會相信你。

Today, I stayed at home all day in my pajamas. No TV, no news. I cleaned out about 100 press releases, replied to about 20 emails and did some thinking. But enough thinking for now. I'm not any happier after all that thinking, so let's look at some pictures.

今天整天待在家裡,穿著睡衣,
沒看電視,沒看新聞。
處理了差不多一百封新聞稿,
回了大約二十封email,
也思考了一些事情。
不過想了那麼多也沒有更開心,
所以...我們來看照片吧。

4 comments:

大鳥 said...

郁容君
您好 我是中天那個被妳說在賣菜的那位
偶然亂逛到閣下部落格
恰巧看到我自己的名字 哈
妳說的真好 妳也不是第一個說這話的人
妳放心 我一點也不介意 雖然我也不覺得這是什麼很正面的價值
我留言的目的 只是要告訴你
妳的企圖心很旺盛很好
這些磨練妳都反省回顧也都很好
雖然這些過程不見得都會讓妳心想事成
所謂特色主播其實也不見得的
有時候只是人的命運時勢所造就
努力和結果 要想點心理機制去承接落差的出現
一面之緣 唐突之處 多多海涵 給妳參考囉

翁郁容 Michella Jade Weng ミシェラ・オング said...

大鳥兄,

對不起,說你拿新聞當魚賣。
不過,那種感覺真的讓我留下
非常深刻的印象。

另外,謝謝您的advice,
在工作當中,我親身體驗到
期待管理expectation management
是多麼大的一門學問。
或許主播特色真是如您說
命運時勢所造就,
不過採取被動的行動方式
對我來說還真的有點困難,
好像在偷懶的感覺。
原地打轉當然也不是好事,
或許我應該找個平衡點。

希望以後還有機會見面,
繼續得到您的建議,
了解您一些想法。
最近也剛好在尋找
前輩和長輩請教
媒體相關事情。

大鳥 said...

郁容君
其實 我才在這圈子待十年而已
沒什麼了不起的忠告啦
是因為逛了你的部落格
有些心情的描述 我歷歷在目
(我也在友台播過一年的台語新聞)
我從來不對他人的眼光或評論有所回應
至多是在心理評估 有則改之
無則勉之
說來很戲劇性
我的碩士階段是原住民人類學專業的
因此我對主播(我實際上的職務是製作人和紀錄片製作)這行 可真是百感交集
如此而已
好了 不倚老賣老了
我的msn是googoo1967@hotmail.com
有事可相尋
再會了
又及
老實說 我覺得你作主播可惜了

翁郁容 Michella Jade Weng ミシェラ・オング said...

大鳥兄,
加入您到MSN,
但是還沒機會碰到,
這幾天小夜班,
過著吸血鬼般的生活。
我上網google您的大名,
發現我們兩還有一些共同點,
我屬羊,3/7生日,也是O型,哈哈!
我讀的也不是新聞,
一路過來都是財經和商學,
只是,我對財經和企業經營
沒有很大的興趣。

我對您說我作主播可惜了,
背後的想法,非常好奇。
其實我越來越覺得
記者和主播的工作
只是這個階段的磨練。
現在正在思考未來
要往哪個方向走,
現在有一點想法,
但是不是很有把握,
而且也不是很具體。
想和您碰面聊聊,
聽聽您的意見,
不曉得您覺得如何呢?